独家丨徐翔妻子应莹:徐翔近来情绪比较差,身体不是特别好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7 17:47

独家丨徐翔妻子应莹:徐翔近来情绪比较差,身体不是特别好

2018-10-07 17:20来源:野马财经徐翔/基金/公司

原标题:独家丨徐翔妻子应莹:徐翔近来情绪比较差,身体不是特别好

这是迄今为止徐翔流出的第二张照片

作者|高远山

来源|野马财经

版权声明:此文为野马财经原创稿件,任何平台转载均需联系野马财经取得授权,不得私自以任何形式引用本文信息,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假期已近尾声,尽管A股是否会出现“红十月”还不得而知,但是野马财经确切地了解到一位身陷囹圄的资本市场大佬——徐翔的近况,我们独家对话徐翔的妻子应莹,了解徐翔案的最新进展情况。

徐翔因违法而身陷囹圄多年,江湖却仍然隔三差五地流传着他的故事。

2015年11月1日徐翔在杭州跨海大桥归案,2017年1月23日他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罚没款合计超过200亿元。

时隔接近三年。这期间,在徐翔家人中只有其妻子应莹能去青岛监狱探望。近期,野马财经偶然获得机会成功约访到徐翔妻子应莹,就徐翔近况、天价罚没款后续等各方关注焦点问题进行了详聊。

每个月都去青岛监狱探望徐翔

野马财经:近年来外界一直很关注徐翔的情况,他现在怎么样?

应莹:目前徐翔还处在青岛监狱正常服刑阶段,有空也在阅读一些书籍,只是徐翔本人因为面临各方面的压力和比较多的想法,自身情绪比较差,身体不是特别好。

野马财经:徐翔案之后,泽熙私募基金公司是什么情况?

应莹:2015年11月1日后,泽熙公司的银行账户都被冻结,公司公章、电脑和财务凭证等被查封带走,导致公司无法正常经营,员工的工资及公司所欠房租等应付款无法正常支付。

现在,我们还在向人民法院努力争取中,相信会妥善解决的。

野马财经:这三年来,你主要在做什么?

应莹:我主要是围绕家里在做事,照顾家里四位老人以及孩子,每个月还要去青岛探望徐翔。在目前情况下,家里只有我能会见徐翔。

徐翔没有兄弟姐妹,照顾老人是我日常主要的事情。徐翔出事后,徐翔父母和我们家庭名下所有的银行账户和资产,包括股权和房产等都被查封和冻结,这其中也包括我父母的唯一住房。在那之后,老人们情绪波动比较大,身体也都不太好,我父亲还长期住院。

野马财经:家里老人情绪波动是什么原因?

应莹:我们家庭的资产在判决前都受到查封、扣押、冻结。有一些属于合法资产,这些合法资产是我们家庭及我和徐翔夫妻共同合法财产,老人主要对这些查封有看法。

“徐翔案”判决书中已认定徐翔的全部违法所得均已追缴,其它财产都是合法财产了。根据法律规定,这些合法财产应当返还给我们家属,并对夫妻财产进行分割。

案子的很多后续问题处理,给我带来很大的压力。

压力来自徐翔父母和一些朋友

野马财经:你的压力是来自哪里?

应莹:有一部分压力来自于徐翔的一些朋友。这两年,徐翔的很多朋友都找到我。他们因为徐翔的案受到牵连,资产受到冻结至今也未能解封。我和徐翔都很内疚。

徐翔的这些朋友曾多次到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对资产进行甄别,目前还没有得到解决。然而,我却不得不时常面对这些朋友的质问,我也表示理解,毕竟大家都日子难过。

特别是2018年1月份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1号文《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作用为企业家创新创业营造良好法治环境的通知》以后,这些朋友来找我的次数就更多了。他们都希望通过我向法院申请,依法保护他们的合法财产。

我只能寄希望于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尽快完成资产甄别工作,把涉案的无关资产尽快解封。

野马财经:除了这些压力,还有其它的压力吗?

应莹:还有一部分压力,主要是徐翔父母方面。

众所周知,徐翔的财富主要是两个阶段积累的,第一个阶段是在宁波做股票,第二个阶段是在2010年左右,泽熙私募基金成立后。

在徐翔财富积累的第一个阶段,即他90年代念书的时候就开始做股票,那时候都是他母亲郑素贞出钱,这都是有证可查的。在泽熙私募基金成立后,徐翔母亲只是泽熙私募基金的LP之一,徐翔是泽熙的GP。徐翔出事后,其他LP的资金基本都赎回了,徐翔母亲郑素贞的资金却全部被查封。

徐翔父母对此很有意见,他们希望我能跟有关部门反映。他母亲年纪大了,很固执地认为,徐翔最早炒股的钱就是她个人的积蓄,这些年一直没有分割过。现在资产都被查封、冻结了,那属于她的那份资产去哪里了?她一直要求我就此向法院申诉。

迄今为止徐翔流出的第三张照片。有对徐翔第一张公开照片感兴趣的可以到野马财经的微信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第一”查看。

希望能尽快甄别和公平对待家人资产

野马财经:现在查封的资产有多少?

应莹:到目前为止,我没能统计实际遭到查封的资产数额。按照当初有关部门统计是足以覆盖罚款的(野马财经备注:徐翔被没收违法所得逾90亿,并处罚金110亿元)。只是,当初查封资产大多是金融资产,这几年股市低迷,现在我们家庭和徐翔朋友的资产都遭遇贬值。

“徐翔案”的判决下达后,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曾表示会对查封冻结资产进行甄别。我们希望司法部门能尽快甄别和公平对待家人资产。我们也都相信,在依法治国和保护企业家财产权的今天,有关部门会及时解决我们的诉求。

野马财经:现在都有哪些资产需要甄别?甄别工作进展怎么样了?

应莹:需要甄别的资产除了我们家庭的资产之外,还包括徐翔朋友的一些资产,目前还没有进一步的结果。

徐翔早年做股票时母亲郑素贞的出资,以及泽熙私募基金中郑素贞作为LP的出资,目前都被无差别地查封、冻结。

此外,徐翔的一些朋友这些年来也有自有账号在炒股,很多股票的买卖与徐翔没有关系,只是由于与徐翔认识,导致案发后账户都遭到冻结。作为徐翔涉案查封资金的一部分,他们的资金也无法取出。

野马财经:资产甄别工作的进度,对你们家人和徐翔的这些朋友产生了什么影响呢?

应莹:一定程度上来说,负面影响肯定是存在的。

徐翔父母是大恒科技和宁波中百的第一大股东,公司受到影响比较大。比如,大恒科技是一家质地优秀的高科技公司,由于大股东权益遭到查封,虽然管理层努力经营,但是公司的业务拓展还是受到一定影响。

再比如,因为大股东股权长期被查封,今年上半年宁波中百发生股权之争。这让公司管理层不得不耗费大量精力,影响到了公司的发展,同时也影响中小股东的利益。

野马财经:对于徐翔案,你还有什么期望?

应莹:我们希望,也非常相信人民法院会秉公处理,尽快甄别和公平对待尚处查封、冻结状态的合法资产。我们希望徐翔早日归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